正阳二高官方网站-河南省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

网站首页  关于学校  校园新闻   教育教研  高考讯息  名师风采  学生活动  校园风光  社团活动  联系我们 

 

校长寄语

校长信箱

   
  32期:黑丰收老师作品——多想挨妈一顿打
 
 
多想挨妈一顿打
 
正阳二高 黑丰收

    又到了麦收的季节。

   双休日,难得偷闲。弟弟电话打来,说老父身体不适,盼我回家一趟。

   身坐车中,眼观窗外,不禁唏嘘感叹。在小城上班,离家乡也不过百十余里,怎么感觉这么陌生,仿佛漂泊数十载之久?道路两旁一座座二层小楼密密挤挤,参差多样,哪里还有从前的印象?掐指一算,感慨万端:忙于生计,未回家乡已五载有余了。心生赧然。

   老父无有大碍,偶感风寒。寒暄之余,我说到家里的麦地走走,看看今年收成如何。老父欣喜,非要带我前去,那精神头,哪里还有一点病虚的样子?

   夏风飒飒,空气中弥漫着麦香。那麦的波浪锦缎般耀人眼目,濯人心肺。阳光暖暖地晒着,极目远眺,已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全是金黄。

   我问老父,该收割了吧?再晚要掉麦头了。老父笑答,不急不急,现今已不用人割场打了,全是大型收割机,收得干净的哩。

   噢。突然,我的心猛地悸动……

   一大块麦田,麦秧已所剩无几,那是拉麦秧的时候故意留下的——一堆儿一堆儿,一片儿一片儿,杂乱地刺着人的眼。公家把麦收完了,掉下的让社员捡,谁捡的谁要。麦田的四周站满了男女老少,人人手拿捞耙,个个眼瞪得溜圆,直愣愣地望着前面的麦秧堆儿,如同望着一堆儿白面馍馍。那年月,吃上一个白馒头就是天大的奢望啊!

   开始——随着生产队长的一声大吼,大人的吆喝声,捞耙拉地的嗞啦声,小孩子被麦茬扎疼的哭叫声,为争一个麦秧堆儿的吵骂声,狗叫声,牛叫声……在中午闷热的空气中荡漾。五月的天空灰白灰白,太阳失去了往日的金黄,一丝丝勒进人们的肌肤,让人狂躁,血脉贲张。

   母亲像疯了一样,捞呀捞呀,头发沾在脸上,湿漉漉的,捞耙在地上刮起一股股的烟,瘦小的身躯此时却充满了无穷的能量——那是在为四个孩子奔跑啊,多捞一颗麦穗便多了一点儿吃白面的希望。

   我也飞快地捞捞。头脑发蒙,头皮发麻。可那捞耙不争气,挂住了一个土包,捞耙头挂断了。我只好停了下来,无奈地瞅着瞅着。母亲大声喊站在那儿弄啥还不快捞!我发急地应捞耙断了。断了断了你咋那么有能耐谁叫你弄断的往后用啥?母亲走过来对我光脊背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十三岁的我没有哭。在我的印象中,这是母亲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打我。我理解母亲啊,父亲在外地教书,极少回家,一点儿工资还要给卧床不起的奶奶看病,打我记事儿起,我就没见奶奶起过床。年终生产队算账,别人家还能多少得点儿钱,我家却要向队里打钱。我上初一的时候,还穿着母亲用她的一件兰褂子改的上衣,同学们说这褂子是女式的,我听了就脸红。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母亲离我而去也已六年零二十三天了。母亲病危的时候,父亲叫我回家,说母亲想吃香蕉,可当我急匆匆赶回家时母亲已咽气了,那双浑浊的眼睛却睁着!母亲啊,您是在等您这个您引以为自豪的考上大学有了工作的儿子吗?您是在等你这个一年回不了一次家的没有给您买过一件衣服的儿子吗?您是想向您的儿子述说您不该打儿子一巴掌儿子记恨您吗?我的母亲啊!我多么希望您能再打我一次再打我一次再打我一次……

   突然,远处传来机器的轰鸣声——一台大型收割机在金色的波浪上舞动,卷扬机抛起一道道麦粒如同千手观音。一对中年夫妇立在四轮旁,脸上写满笑容,悠然地望着前方。

 
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

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版权所有 校长信箱:zyeg2010@sina.com
地址:河南省正阳县中心街1999号 电话:0396—8922483
技术支持:天中网(299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