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二高官方网站-河南省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

网站首页  关于学校  校园新闻   教育教研  高考讯息  名师风采  学生活动  校园风光  社团活动  联系我们  请您留言

 

校长寄语

校长信箱

   
  61期:青春随想
 

 

青春随想

12班 冯海洋

 

      一定是那绿意太浓,我对这个世界的喜欢,瞬间达到顶点。走过一个个路灯,我从不曾停留,我还要一个人走很长很长的路,去看一看风景来自何处。

      我们憧憬着未来光芒璀璨,完美无缺.回过头看,这一路总是伴随小小缺憾,没什么能一帆风顺的吧!那小烦恼伴随着青春的我们,迟迟不愿离开,有愤怒,有心酸,有感悟,有追赶,就像深蓝色的夜空里漫天的星或明或暗,但每一颗都能把夜空装点。

      纵使青春不完美,也有故事可回味。到了一定的年轮,重要的还是那么重要,可你终于不再那么狂热了。有时候看到学弟学妹们那么热烈地追逐一些事情,总觉得自己经过那个阶段,然后呢?然后你喜欢的乐队出了新专辑,你喜欢的球员又打了一场球,你喜欢的动漫又重新看了一遍,内心竟然又起了波澜。原来本以为昨天已逝,原本还能再爱五百年,真正对你好的人,一辈子不会遇到几个。有人为你点亮这个世界的灯,有人为你撞掉心里的尘……内心越独立,重要的人就越少,你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失去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对那些留在你身边的人更好。

      耐守人生的平淡与热闹,当有可爱的云朵飘过的时候,拍下来的每一朵都特别好看。只要性子稍有浮躁,读几句自己喜欢的话,几行心仪的诗,心情马上就能变好。与朋友看着日落散步,打趣几句就捧腹大笑个不停,再消磨时光到星光满天,就能听到满耳的蝉声,枕着月光悄悄入眠了。我想啊,这样可爱的日子大概就是我所喜欢的好天气吧。过了那么多年,我发现了那些让我喜欢的人,他们总是生机勃勃,逆流而上。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过多干涉别人的生活,懂得人际交往的世界,不四处炫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言辞温和与人为善,有适度的野心,舍得下生命的不完美,也经得起世事的颠簸,将人生的一切都根植干生活。

      我想用独一无二的声音告诉全世界,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精彩,勇敢去追,无所不能。像村上春树所说,活着就必须要做点什么,请好好努力。

 

随笔

4班 闵慧慧

      走过许多日子,才知道怀念是人生永远的炊烟,是飘荡在你我心灵的春天。提起笔,想记录下几个零碎的生活片段,以飨众客。

我与老师篇

      平生最爱语文,我走过“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的清冷无奈,体验过“心在天山,身老沧州”的斗志难酬,欣赏过“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朦胧日景,憧憬“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样的安谧。

      “41号同学,请分析一下这首诗歌的感情。”老师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容我醉时眠一句,我觉得表达了一种乐观之情,现实生活中思旧不得,借酒入眠之后,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我看了一下诗歌,回答道。

      “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诗人着重想表达对苦闷现实生活的一种逃离感。你的理解有偏差。”老师补充道。

      好吧,我有点主观臆断了。我曾在周记中叙述过,学语文应该注重课外,为此,老师把我叫出去,跟我说:这种想法不对,实词虚词古诗人鉴赏不都来自课内吗?我琢磨之后,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我想:学语文不仅仅是用来考试,更多的是提高我们的文学素养:当看到大好河山春光夏景之时,不是只会用苍白无力的“美丽”二字来形容。

我与同桌篇

      一天,同桌拉着我一本正经地说:“There are darkness in life and there are lights, and you are one of the lights, the light of all lights.”

      我一时接不过来,就说:“Please speak Chinese”.

      “人生中有黑暗,也有光芒。而你,是光芒中的一束,是所有光芒中最耀眼的一束”。同桌回答。

      “把我夸得那么完美。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洞察一切的我早已看透同桌内心的小九九。

      “嘿嘿,数学作业借我看看呗?”

      “数学成绩本来就不好,所以你该独立完成啊。”

      “我不是不会思路嘛,你知道我的数学现在考60多分意味着什么吗?”

      “奈何我们文科生理性思维都不强啊!那还不简单,说明你好啊。”

      同桌摇摇头,说道:“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数学上,我的提升空间很大啊。”好吧,我彻底被同桌的乐观精神所折服。追求真理的日子里总是有喜有悲。低潮时陪你的人最珍贵,停滞时做的小事最动人。这不,前两天还闹了一点小别扭。我吼她一句:别跟我说话!同桌当真就三节课没搭理我,然后我悻悻地撇下所谓的面子,说:“同桌,还在生气?我都没生气了。”

      “谁生气了,你不是不让我跟你说话嘛,我当然听你的了。”

      还真是个听话的同桌。与她相处,欢乐多于难过,喜悦多于悲伤。一起走过难忘的高中阶段,或许我们都会成为彼此回忆中的美好呢。

我与刷题篇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刷题。最喜欢做完英语阅读和数学小题对完答案后全对的那种快感,妙不可言。当然,这种感觉并不是每天都有,有时候也会错得不忍直视,这时候就需要我们发扬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嘛。当我向一位天津大学的学长讨教学习方法时,他说:也没什么方法,年前刷题到凌晨一点,年后刷题到凌晨两点,同时得保证课堂上的效率。但我深知,这得视个人情况而定,如果夜间休息不好,白天上课哪有什么效率可言?这就需要我们好好利用白天的时间了。

      在经历数次挫折之后,依然对每一个明天都充满希望,这应该就是珍贵的高中生活教给我的真谛。

 

 

 

“下次,我定做好自己”

23班 吴燕

      迷惘,徨彷,无所适从,下次你们一定不会再出现在我的宝典

——题记

      临近考试,我内心浮躁不安,无法专心,更不知怎样静心。静静地拿起课本和资料辅助,翻了几页,发现自己竟一无适从。“啪”一声,我又合上了课本,拿起了作文训练技巧书。但我拿起这本书并不像老师期望的那样翻看写作技巧,而只是去阅读那些有趣的小故事。可是面对眼前的一个个有趣小故事,我却无心去阅读。扭头看一下四周,所有人几乎都在忙着看书看资料做题,翻页时的声音,一次次、一声声在我耳边回荡,那么刺耳,牵动了我内心深处的脆弱之处。

      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我的学习成绩怎么办?一连串的疑问扰乱我的心绪,脑子越来越不安宁。我静静而又满含无奈地闭上双眼。

      一会儿,一切都变了模样。天已然彻亮,东边云层之间红红一片,太阳正在整装待发。我躺在一张狭小得除了这个钢板床外只容得下一张30厘米长、宽、高的小桌子的房间里,外面一阵阵刺耳、嘈杂的叫卖声,扰醒了我未尽的梦。我无耐地、烦躁地抬起脚,深深地、有力地向下跺了一下,跟随着的是一阵钢板遇到打击发的金属敲击声。我机械地找鞋子、穿衣服,匆匆开了门,向着一个陌生而又熟悉地小路走着。不一会儿,我到了一下破旧工厂门口,看门老大爷身着一身中山式上衣,右上角、左下角,右下角都缝着与这件衣服格调极不搭地破牛仔布。他中等年纪,两鬓略白,脸上满布皱纹,双眼深深地下凹,这张脸活像极杨绛所描写的老王。见我过来,他略带责备和痛惜地说:“都22了,还总是来晚,老板多次说想换掉你了……哎,你当年好好上学,又怎会落到如此地步……”紧接着一声让人听之不得不悲伤的叹息。

      转眼间,天又变了,夜色降临。天上的一轮孤月似乎并不寂寞,城市中令人眼花缭乱的霓红灯早已让夜晚热闹喧腾。高楼林立,尽现一片繁华之景。一句“吴小编”打破了我的深思,远眺,只见一位头发略黄、微卷,大眼睛,肤白貌美的外国女士,身着一身流行潮服,手拿香奈儿最新的价值上万元的紫色手包。她拉着我,边走边说“小吴编辑,已经夜晚8:30,您就别再酝酿写作思绪了。走,我请你吃大虾,您的最爱呦!”

      一声熟悉的下课铃声响起,我猛然睁开了双眼。眼前依旧是我那些亲爱的同学们,一声声翻书声仍旧响起,但这次我不再感到触痛心头,而仿佛变成了催促着前行的号角。我告诉自己,今天的晚自习虽然我浪费了,但今后会有无数个晚自习等待我去努力,去奋斗。我不想更不愿意成为前一个自己,我想成为后一个我,一个在自己梦想领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自己。今天是周考前的一个晚自习,许多玩得比较熟的同学开玩笑地说:“真浮躁,你真浮躁!”我回应一个微笑。我并不会因为今晚的浮躁责备自己,我明白我浮躁是因为我太在乎。这也是成长。我相信自此以后我会更加清楚地明白自己所渴望的是什么。下次考试,我会更有自信,一定会更加沉稳,绝不会再浮躁了事。

      下一次,我一定会做好自己;下一次,我一定可以比这次更好!

      (备注:我不知道自己能否中稿,但我愿意尝试,愿意一次又一次地尝试。我希望编辑可以帮我找出我写作的不足之次。我爱写作,我爱又文字表达情感,用文字说话,更喜欢也向往着可以用文字把一个人或一件事描写的,仿佛它们就在眼前,好像就在身边发生。我之所以爱上写作,觉得自己可能有那么一点天分,是由于《我们》。我在高一是曾投过一篇稿子,也幸运地被选中了,但今更激动和兴奋地是编者评语,我觉得特别地好,同时也给予了我继续写下去,并返岗这篇稿子的信心。但如果这次我的稿子能有幸被再次选中,我更希望你能指出我稿子内容或写作,用法上的不足,让我可以改正,谢谢!)

 

石榴园子

      他已经不记得那年的阳光是否也像今天这样和煦,可只要一想起人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便又吹来阵阵的风,好像吹散了阳光,虽然暖在身上,但心里依旧是晚冬般彻骨的凉。

      老家的小院里,西南边的石榴树,几枯几荣,尽管无人问津,可还是自顾自的开花结果。秋冬之交,叶是落尽的,好让树上的果出尽风头。果是熟透的,笑咧着嘴,这籽的姿色丝毫不输初夏的花朵。人去屋空,便宜了檐上的鸟,但也只啄去了冰山一角。可惜皮太厚,梗太实,大部分是被好好地保护着,认真地守着,静静地着,尽管主人很久都没回来过。还是没等到,便在初雪的晚上静静地落,第二天,雪压了一切,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其实他都记得,一想起院里的石榴树,便想起儿时踮起脚摘一个,青的,咬一口,险些哭出来,那苦涩至今还在舌尖提醒着 “可不能这样吃的”。又想起父亲,那时拿着大剪刀来到树边说:“再不修剪一下就要挡住出门的路了。”可盘旋了良久,也没忍心剪去半个枝丫。让它长吧,尽管得侧着身才能出门。母亲早就淡出了他的记忆,父亲走了,姐姐嫁了,他一个人在远方摸爬,早就累了。嗯,回家。

      回去的路上,下雪了。走到门口,摸出钥匙,“咔”,锈迹斑斑的锁清脆利落的弹开了。推门,虽然吱吱呀呀,可依然感觉得到牢固。满院的雪如同他心底的往事一般静静地堆积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紧走几步,别过头,就酸了鼻梁。石榴树还在墙边立着,干干净净的,只有蟠虬的枝干。树干看上去黑着,似乎已没了生机。刚要走上前去,鞋尖被什么撞了一下,弯腰去看,是石榴。掰开来,尝一个,眼睛被不知何处的光点亮。眼里涨满了水,仰起头,把这满口的甜和当年的苦涩一起吞下。深呼一口气,丢了剩下的,锁了门,一刻也没多留,逃跑似的去了更远的远方。

      听说后来西墙倒了,石榴树莫名地死了,被村民砍了当柴烧,只留了一地的籽,发了满院的芽。又几年,院子变成了园子,大家都很奇怪,可还是摘了石榴。“嗯,真甜,”只是他再也没有见过,再也没有尝过,因为他再也没回来过。家早就不在了,和那棵石榴树一道。

 

 

 
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

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版权所有 校长信箱:zyeg2010@sina.com
地址:河南省正阳县中心街1999号 电话:0396—8922483
技术支持:天中网(2995900)